京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842|回复: 4

【原创小说】酉色人生

[复制链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发表于 2008-12-30 10: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出自:





酉色人生
作者:酉心
 
一、
大海边,两个孩童正在嬉戏。
“你看,那是什么啊?”,男孩惊异于天边的景色。
“彩虹,那是彩虹啊!”,女孩手舞足蹈着。
“那就是彩虹?真好看!”
“是啊,真美!”
男孩女孩不约而同地坐了下来,静静地欣赏着大自然的杰作。
 
二、
康酉的爷爷是民国时期的大地主,姥爷是民国时期的资本家,
奶奶和姥姥皆知书达理之人,然而他却没有见过,一个也没有见过,
只是偶尔从父亲和继母那里听过他们的只言片语。
 
康酉的父亲中年得子,却早年丧妻,为了拉扯孩子无奈他续了弦。
不过在康酉十三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也因积劳成疾,离开了人世,
临走时只留下了一句“金屋藏娇”就咽了气。
继母趴在他的身上,痛哭流涕,倾诉着命运之苦。
父亲是家里顶梁柱,平时靠写字、画画、剪纸、扎纸过活。
继母则是家庭主妇,操持家务,忙里忙外,家境虽不富裕,却也过的去。
父亲一死,家里的顶梁柱轰然倒塌。
家徒四壁,孤儿寡母的生活已经无法维继,继母遂改嫁他乡,于是家里成了孤儿院。
学是上不成了,就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康酉只能自谋生路。
转眼四年已过,康酉已经十七岁,只四年,他就从正直少年变成了玩世混混。
由于入不敷出,家中很快就空无一物,
剩下的多是些不值钱的笔墨纸砚、杂七杂八。
家中家徒四壁,肚中空空如也,眼睛金星四射的滋味很不好受。
每当此时,他总在琢磨父亲的遗言为什么是“金屋藏娇”这四个字。
他知道父亲从来都是少言寡语、谨小慎微之人,
难道死之前会糊涂一回么?
不会,肯定不会,他清楚的记得父亲说这话时是盯着他说的,
使出了最后的力气,说完就咽了气。
无论如何他要搞清楚这四个字的含义,他觉得父亲的遗言一定是有用意的。
为此,他查过很多次,也没查出个所以然,
还问过小吃店的老叔,可老叔每次都说:
“孩子,大丈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啊。”
饿肚子的滋味可不是很好受的,他躺在炕上扭曲着,挣扎着。
他从没怨恨过自己的身世,因为他相信因果报应,
他觉得自己是在还债,但相信债总有还清的一天。
他求助过亲戚,村里仅存的几户亲戚倒是接济过他几次,却从此没了下文。
为了生计,他捡过破烂,帮过小工,还偷过东西。
在Q市的这个城边小村,他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除了康家大院和老叔的小吃店,他到处不受欢迎。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12-30 10:56: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康家村位于Q市东南,依山傍海,是一块不折不扣的风水宝地。
自永乐年间,陆续有有识之士迁徙于此,
被这山海间如诗如画的景色所迷恋,遂拔不动腿世居于此。
康家是最早的一户,也是最大的一户,
解放前这山海间方圆几十里的土地很多都是他们康家的。
建国后,各地的地主都成了被清算的对象,康家也不能幸免,
但是好歹康家的先辈们“审时度势”,当了“开明地主”,
解放前就捐了大部分土地和金钱。
这在解放初期,给康家带来了很大程度的安全保障,
但是不久之后,他们仍然没有逃过被打倒的命运,逃的逃、亡的亡、疯的疯、癫的癫,
一个诺大的封建贵族,就在那刹那间灰飞烟灭。
随后的年月,村里迁入了越来越多的住户,康家村也被改名为和平村。
 
康家大院最辉煌的年月有屋几十间,人丁兴旺,
但是,现在放眼望去,除了残垣断壁,就是外来户。
政府将康家的大部分房子分给了别人,就连老叔的小吃店都曾是康家的马房,
由于位置靠北,毗邻马路,小吃店现在成了好地角。
留给康家的只有康家大院和院中的几间偏房,这还是康酉的父亲努力争取的结果。
在大院正中尚存一棵参天古树,传说是康家的祖先在康熙年间种下的,
它旁边有一个小木屋,木屋冲南,长宽高一丈有余,
因为通体刷着金灿灿的油漆,所以村里人都叫它金屋。
金屋传说是康酉的爷爷为了祭拜神灵而建。
而神灵是谁都不愿触碰的,即便是在砸神砸庙的年代,村民们也无人敢于触及。
听说在一个夏天的晚上,几个外村来的红卫兵点着火把要放火烧屋,
他们砸开大门,冲进了院子,
其中一个红卫兵刚把火把扔到了木屋的顶上,
就听“咔喳”一声,凭空一个炸雷劈开了古树的一个树杈,
结果诺大的树杈直愣愣地砸在那个红卫兵的脚上,痛得他咿呀怪叫,
同时大雨倾盆而下,浇灭了火把,
接着又是电闪雷鸣,吓的那几个红卫兵大呼小叫、抱头鼠窜。
打那以后,没人再敢打金屋的主意,
那些分了康家房子的人也不敢再走正门,改走旁门左道,
那些破坏过康家的人,更是躲的远远的。
 
靠神灵保佑,金屋完好无损的保存至今。
想到这里,康酉眼前一亮,父亲说的“金屋藏娇”会不会就是指金屋藏着什么东西?
他决定马上去金屋搜一搜,
尽管命运捉弄了他,他却从未屈服,他对生活仍然充满了渴望。
金屋,当地人都知道,里面供奉着神灵一位和童男、童女各一位,都是铜像。
神灵盘坐祭桌之上,童男、童女立其左右,一只香炉立于神灵之前。
每逢春节父亲都要打开金屋,带着康酉进来磕上几个响头,烧上几柱香,除此之外金屋是无人问津的。
听说以前都要摆放祭品,但是,到了父亲这辈祭品已经供应不上了,能供奉的只有香火和尊敬。
神灵如真人大小,慈目微睁,双手合十,盘作正中。
康酉端详了半天的神灵,也没看出个子丑寅卯,
转而端详童女,只见她如南方女子,身高一米有六,眉清目秀,婷婷玉立。
看着看着,康酉忽然眼前一亮,金屋藏娇,“娇”就是指童女啊!
事不宜迟,康酉开始检查起童女像,但是检查半天也没看出她有什么与众不同。
他又尝试搬动童女像,发现纵然使出浑身气力,童女像仍然纹丝不动!
他不服气,去搬童男像,发现童男像虽然很沉却挪的动。
盘坐在童女像前,康酉仰着头继续琢磨。
童年的时候,父亲就经常给他出字谜,解字曾经是他很大的乐趣。
金屋藏娇,金屋藏娇……反复在他脑海里闪烁。
嗯?金屋藏娇,反过来念,娇藏屋金,是指童女藏着一屋子宝贝!
康酉喜极而泣,他终于明白了金屋藏娇的含义。
明白了就好办,搬不动没关系,挖!
康酉对着铜像磕了几个响头,找来镐头、铁锹努力挖着。
沙土比较结实,挖不一会,他就饥肠辘辘,无法支撑。
 
无奈康酉跑到老叔的小吃店赊上一碗面,埋头吃了起来。
与其说是赊,倒不如说是要,因为他无力支付,
但是,仁慈的老叔一贯视他如本家,热情地款待他。
这令康酉很感动,经常过来打杂。
但是由于赊帐太多,老叔的小店也是入不敷出,勉强维持。
老叔看着饥不择食的康酉,“小康,慢点吃,吃完我再给你盛一碗。”
“不用了老叔,一碗就够了”,话还没说完,面条已经下肚。
“来,饿坏了吧,饿了就早点过来,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别饿坏喽。”
说罢,他又手脚麻利的盛上一碗,“快吃吧。”
康酉的眼里含着泪水,“老叔,你对我真好。”
“吃吧,吃吧”,老叔爱抚着康酉的头。
“打小我就听老人们讲你们康家祖上积德行善,
我家祖上就受了康家很多恩惠。
你老叔我无妻无女,拿你就当自己的孩子。”
“老叔,等我有钱了,一定报答您。”
“孩子,大丈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啊。”
“知道了老叔,我走了”,这句话他听到耳朵起了茧子,
心里却想着什么大丈夫、小丈夫的,不饿肚子就是大丈夫。
 
吃饱了饭,坐在神灵前喘息了一通,康酉卯足了劲向下挖。
挖倒了童女像,也没找到什么,他没有心灰,继续往下挖。
果然,挖不到一米,他就刨出了一只木箱,只见它长约一米有二,宽厚约六十公分,
通体黝黑,一头大,一头小,恰似一具小棺材。
坐在木箱前,康酉喘息了一会,然后使上吃奶的力气,锹开了木箱顶盖。
开盖的一瞬间,他被一片金光恍了眼,
他惊呆了,眼珠子瞪到灯泡大,傻在那儿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原来,棺材里摆放着满满的整齐的金砖。
他乐开了花,躺在神灵前狗欢欢,驴滚滚。
折腾够了,他将小棺材里的金砖一摞一摞地往自己的屋里搬,
来来回回跑了十几趟,才将小棺材挪空。
就在准备盖棺的一瞬间,他发现在小棺材的角落还有一个黑色卷轴,
拿出来,打开一看,是一副画,画中一位仕女栩栩如生,含情脉脉。
也顾不得多看,他将画收起来,放回卷轴,盖好棺盖,又将棺材埋好,童女立好。
全都干完,天已大黑,肚子又饿的咕噜咕噜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12-30 10: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康酉揣起两块金砖就去了小吃店,老叔正在关门,
“老叔,我要两碗面”,第一次,他的底气这么足。
“唉,来,来,快进来,老叔这儿还有半根腊肠,你吃了吧。”
康酉二话没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第一次他吃的这么理直气壮。
吃罢,康酉一摸嘴,“老叔,我有钱了,这个你拿着。”
说罢,他掏出金砖,“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灯光下,只见一块巴掌般大小的金砖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老叔惊呆了,这个他哪里瞧过,就连电视里都没瞧过。
老叔望了望门外,见没人,赶紧将门窗全都关好,
又将那台黑白电视也关了,屋里顿时静悄悄的。
“小康,这个你是从哪里来的?”
“老叔,你放心,这个不是我偷的,是我家祖传的。
你对我一直这么好,我没什么能报答你的,这个你拿着吧。”
说罢康酉拿出了第二块金砖。
“你们家的财产不是早就充公了么?”
“这些是藏起来的,我爹说的金屋藏娇,原来就是金屋藏着宝贝的意思。”
老叔将一块金砖放在杆秤上称了称足足一公斤,
又拿起来搁在灯光下翻来覆去看了个仔细,
只见金砖做工精湛,通体润泽,背刻“康氏足金”四个字。
 
康家发现黄金的事,不胫而走,村里顿时炸开了锅。
老叔在第二天就失踪了,村里人都说他跑到外面享福去了。
康家被挤爆了门槛,什么鸡鸭鱼肉,山珍海味都给做好了往里送,还生怕咸了淡了的。
康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惊惶失措,
白天都大门紧闭,只是从门上的方格里收着各家各户送来的食品、衣物等等。
以往死一般寂静的康家大院一夜间就人声鼎沸,只有想不到的,没有送不到的。
更有甚者往里送闺女,号称“拉呱”,也不顾高了矮了胖了瘦了,
还相互之间你笑我老,我笑你丑的。
康酉哪有那个心思,他现在只觉得脑袋“嗡嗡嗡嗡”响成一片。
晚上还有自发守夜的,犹如当年的康家家丁,手举火把,头扎毛巾,
就差后背上贴个“康”字了。
 
这还仅仅是个开始,不出几天,康家村就涌来了大批的商人。
各式各样的汽车将村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人什么都不干,白天黑夜的围在康家门口嚷嚷着要看有什么值钱宝贝,
他们高价收购,有的更是言语不合,还互相打了起来,吓的康酉更是不敢开门。
 
紧接着,康家村又来了一批不速之客,他们声称Q市文物局的,
也站在门口吆喝着要看看有没有国家文物,有的话捐献国家光荣。
康家大门外的现场几乎失控,康酉更是惶恐不安。
最后Q市公安局也派来了几位同志,这时,康酉才打开了门。
在公安同志的主持之下,
文物局的工作人员鉴定了金砖和古画为康家私有财产,由康酉自行处置。
于是,经康酉同意,就在康家大院举行了一场现场拍卖会,
拍卖物品为黄金共计四十八公斤(还有两公斤送给了老叔),
古画一副,乃唐伯虎的仕女图,市价百万。
最终黄金以每克七十元的价格成交,仕女图他不卖,自己留着。
共计成交金额为三百三十六万元。
三百三十六万,在一九九八年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当时康家村的人均收入还不足万元。
 
康酉成了名副其实的财神爷,在大队人马撤离后,
他继续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
学好很难,学坏很快,
穷苦了十几年的康酉,一夜暴富,
立刻底气十足起来,整个人脱胎换骨,摇身一变成了康家少爷。
他尽情享受着富有带来的快乐,开门是前拥后簇、吃香喝辣,
闭门是灯红酒绿、花前月下,就连做梦的时候都时常咧着嘴笑。
可是,没过多久,康酉就过腻了这样的生活,以前因为穷,没见过市面。
现在,他是名副其实的有钱人,他想走出去,见见大市面。
 
他有过两小无猜的玩伴,却因为他过早失学而失去联系,
他有过青梅竹马的女孩,却因为她过早搬走而音信全无。
那些唾弃过他的玩伴,现在向他表示友好,他觉得无法释然,
那些瞧不起他的女孩,现在主动向他示好,他觉得由衷恶心。
于是,他打算辞别乡亲,暂时离开这块生他、养他、爱过、恨过的土地。
当然,他给乡亲们分了一些钱财,加上买回康家几乎所有的旧房花费不菲,
又将房屋大院修善了一番,三百多万,花去了大半。
老叔依然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康酉怎么也搞不清楚老叔为何这般,
以前对他孜孜不倦的教诲,难道还抵不过两块金砖。
康家大院挂上了铁将军,临走的时候康有不知为何还是掉下了眼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12-30 10: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这是什么地方?”
四周一片漆黑。
忽然,左右各亮起一盏壁灯,闪烁着耀眼的光。
逆光中,正襟危坐着一蒙面黑衣之人。
“你是谁?”
“我是谁?到了地狱还不知道我是谁?年轻人,你死的好糊涂。”
“地狱?这里是地狱?那你是阎王爷?”
“聪明人,你可以选择来世投胎一户好人家,条件是这副画留下来。”
阎王爷一边说着一边欣赏着仕女图,两眼喷出火红的光。
“那画是我家祖传的,我随身带着的,怎么到了你的手中?”
阎罗王收起卷轴,“要知道最近真货来的不多,这年头烧真画的太少,
而且你这幅还经过了专家的鉴定,我就省了不少麻烦。
聪明人,你到底是同意呢?还是不同意呢?”
康酉一想,钱财乃身外之物,到这时候了当然是要命不要钱了,“我同意!”
“果然是聪明人,这就好办,我这就给你签了。”
说罢,拿起笔就要往花名册上填。
“那就给你签一个北京的亿万富豪家庭怎么样?”
“等等!”康酉疾呼。
“年轻人,要求不要太高,你算是幸运的,现在地狱界也搞民主,
你小子今天刚满十八周岁,年满十八周岁就有选择权。
要在以前,你是根本没有选择余地的。那当个高干子弟怎么样?快点,我很忙!”
“我不要投胎转世,我要回去,活着回去。”
“活回去?”
“是啊。”
“我掌管华人界生死转世这么些年,还没遇到过想活回去的,你说说为什么活回去?”
“康家到我这辈已经单传,我还没有留后,如果我现在投胎,那康家就绝后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看不出你小子年纪轻轻,却挺孝顺。
我帮人帮到底,活回去可以,但钱财必须留下,你将身无分文,
或者你可以现在投胎,那么你将有个万人仰慕的开始。
你可要考虑清楚,我只给你一柱香的考虑时间。”
康酉没有犹豫,“不用考虑了,我要回去!”
阎王爷眼睛发出火红的光,大手一挥,
黑斗篷下掀起一阵狂风,康酉顿时被狂风所吞噬。
远处传来阎王爷的铜声,“小子,祝你好运!”
 
六、
“这是什么地方?”
眼睛慢慢睁开,看到的是几个戴口罩的白大褂正在唧唧喳喳。
“这里是市立医院。”
“我怎么在这里?”
“年轻人,你出了车祸,能救活实属奇迹。”
“谢谢你。”
“你不用谢我,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
你要谢的是你的女朋友,要不是她,恐怕我们是神仙也无能无力。
年轻人,以后要珍惜生命,好好休息吧。”
说罢几位白大褂一同离去。
康酉尝试自己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无力支配身体,似乎脖子以下失去控制。
女朋友?狐朋狗友最近交了不少,女朋友何曾有过?
动不了?难道自己瘫痪了?阎王那里是不是一个梦?
如果是真的,难道自己被阎王爷坑了?他可没说活过来的代价还有残疾。
此时的康酉满脑子问号。
“你醒了?”,耳旁传来一个纤细的女孩的声音,纤细的动人心弦。
康酉费力地扭过脖子,只见她端庄秀丽,楚楚动人,“你好,你认识我?”
“嗯,认识你一个礼拜了。”
“一个礼拜?”
“是啊,你已经昏迷了一个礼拜。”
“是你救了我?”
“你的车翻在了快到高速路的地方,我回了趟老家,回来的时候刚好经过,
看周围没人,就打了急救电话。”
“我该怎么报答你?”
“呵呵”,她噗哧笑出了声,“傻小子大难不死算你命大,这就要以身相许?”
“我倒是想,你扶我起来好么,我是不是残废了?”
“你的越野车翻了车,脑袋受了伤,不过医生说伤的不重,醒过来很快就能康复。”
说着,她将康酉的病床摇高,并将康酉扶了起来。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呵呵,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你就要以身相许,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康酉此时才看清了她的模样。
只见她椭圆脸,柳叶眉,杏仁眼,大蒜鼻,月牙唇,一头秀发,飘飘洒洒。
康酉有点看呆看傻,心想拿仕女图换来个神仙姐姐,太超值。
“想什么呢?小康。”
“你知道我的名字?”
“是啊,你的身份证我看了,我还知道你比我小一岁呢。”
“你十九岁?”
“是啊。看不出你这么年轻,就很有钱。
我把你背出来的时候看到车里到处都是钱,我没敢回去拿,你的车就爆炸了。
救护车把你接走后,我把炸出来的钱收集了一下,刚好给你交了住院费。
你不心疼的吧,至少到现在我也没看出来。”
“不心疼,我现在根本就感觉不到疼。”
原来是阎王那里走一遭是真的,康酉心想。
“醒过来就好,我要回去上班了,请了一个礼拜的假,再不回去就要被开除了。
小康,拜拜。”
说罢,她嫣然一笑,摆了摆手,闪身离去。
“拜拜。”
还没等康酉摆手,她已消失不见。
咦,还真是好的快,看着自己的手,康酉发现自己腰部以上已经恢复了知觉。
可是,聊了半天,康酉发现自己对她还是一无所知,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姓名。
不可思议,她如云一般飘来,又如云一般飘走。
晚上康酉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车祸的现场,她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从车里救出来的情景,
躺在她的怀中,她是如此熟悉,如此美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12-30 10: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第二天,康酉就出了院,果然他身无分文,而且留下了后遗症,他得了色盲症。
他的世界失去了色彩,他也不知道这是否与她有关。
但这是可以弥补的,他配了一副色盲眼镜,他的世界又重新多姿多彩起来,
但他总觉得自己少点什么,至于少点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转眼又是四年,康酉已经二十有二,他不再幻想离开Q市,这里有了他新的追求。
这几年,他干过很多工作,比如保安、司机、助理等等,虽然收入不高,
却本本分分,勤勤恳恳。
岁月的打磨,使他成为一位英俊、成熟的小伙,
优秀的遗传基因使他拥有了超越常人的气质,
超越常人的气质使他的魅力超越了他的年龄,
强烈地吸引着周围的异性,这吸引力跨越了年龄的限制。
但是他对此似乎视而不见,
一有空闲,他就四处奔波,他在寻找他缺失的那一部分色彩。
或许他因此而更具魅力,但他并不因此而感到幸福,他加快了追寻的步伐。
 
这几年他几乎寻遍了Q市的每个角落,市立医院更是让他踏破了门槛。
但医生们对她一概不知,甚至他们自始至终怀疑,她与他只是萍水相逢。
 
老叔终于有了消息,不过传来的竟然是死讯。
在H省的一个偏僻小村,老叔被人谋财害命,
对此似乎有所察觉的老叔将自己的遗嘱缝在了衣服中。
遗嘱只有短短一句话,“我的房子赠与康酉。”
办完了老叔的丧事,康酉感叹世事无常,康家的最后一栋房子竟然是如此赎回。
 
八、
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中国房地产业蓬勃发展,
这很大程度上带动了城市经济的发展。
由于康家村位于Q区钻石海岸,成了炙手可热的钻石地段。
随着房价一轮又一轮的攀升,康酉坐地不动,成了亿万富翁。
康家村的居民们陆续拆迁,康家村逐渐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档小区,小区里平地而起一栋又一栋天马行空的高楼大厦。
小区的名字就叫钻石海岸。
 
康家大院历经数百年的沧桑,终于重现光芒。
在仅有百余年历史的Q市,康家大院成了历史的见证,成了活的历史。
康家大院被审批为Q市传统文化保护场所,从而避免了被拆迁的命运。
在高楼林立的钻石海岸,康家大院成了最后一片,碧海、蓝天、红瓦、绿树。
每天匿名而来的游客络绎不绝。
金屋也重新金壁辉煌起来,每天香火旺盛。
康酉又开上了越野车,每天除了打理大院的正常事物,大部分时间都在四处搜寻。
他相信她不会是过往云烟,他期待与她重逢的一天。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零八的春节。
康酉一如既往的跪坐在神灵面前,祭拜着,思念着。
现在的祭桌供上了丰盛的祭品,供上了旺盛的香火,
而祭拜之人却只剩下了康酉。
“一柱香多少钱?”
忽然,康酉的听神经拉响了警报,
耳朵里传来了似曾相识、企盼已久的声音,康酉连忙应声望去。
“一百元。”工作人员回答道。
“我要一柱。”
只见她今天身着一身白绒大衣,跪在康酉的身旁,手捧香火闭目祭拜。
祭拜完毕,她才发现一旁望穿秋水的康酉。
四目相对,恍如隔世。
 
(完)
2008年12月2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京城网 ( 京ICP备05059162号 )

GMT+8, 2022-12-1 00:43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2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