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酉心

【原创小说】下青岛

[复制链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3-15 20: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遇见了翠儿的赵林如坐针毡,夜不能寐。
此后的几天,赵林每天都会站在二店门口刻意站上一会,向南驻足观望。
这并没有让他再见到翠儿,却引起了雪儿的好奇,
问其原因,他就说自己缺盖,需要晒太阳,引得雪儿一阵嘻笑。
 
终于有一天夜里,赵林忍不住偷空去了一趟大富翁夜总会。
林子在辛酉路上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识别率很高。
这也包括大富翁夜总会门口的保安,他顺利的进入了夜总会。
一楼是服务台,就连吧台的服务员也是熟人,
“吆,这不是林子么,稀客啊,先按个摩,再开个房,怎么样?”
“不用了,朋友托我找个人,可能在这儿坐台,你这儿有相册么?”
“你朋友不是条子吧?”
“是条子他就自己来了。”
“呵呵,林子别生气,你还真是老赶(外行),
干这行哪有整相册的,就算整了,那相片也八成对不上。”
“噢,那怎么办?”
“简单,你上二楼的舞厅自个找找。”
“好。”
在二楼舞厅,林子找遍了所有的小姐也没有找到翠儿,只好回了网吧,
脑子乱的很,坐在角落的电脑前发呆。
“吆,林子怎么了搭拉个头,有不开心的事上我们那儿去玩玩,保证见效。”
一个坐在他旁边的夜总会小姐文文搭讪道。
“对了,文文你也是大富翁的吧?”
“是啊,怎么了?”
“帮我个忙,我打听个人。”
“哪儿的?大富翁的?”
“恩。”
“好办,只要我认识就行,说吧长什么样?”
“东北人,朝鲜族,净高一米七零,瓜子脸,柳叶眉,桃花眼,直高鼻,樱桃嘴,
薄嘴唇,前几天还穿个牛仔裙,上身穿个白色短衫。”
文文吐了个烟圈道,“林子,你说这人不是小姐。”
“那是什么?”
“是大老板的马子。”
“大老板?”
“就是我们夜总会大老板,只知道是韩国人,我倒是没见过,有的是钱。”
“你能肯定么?”
“你说的这么准,都赶上像片了,除了她还能有谁?”
赵林的担心看来有点多余了,既然她跟了老板,一定是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了。
“成了,谢谢昂。”
“一句谢谢就完事了?”
赵林从兜里掏出一盒一枝笔,递给她,“刚买的,没开包。”
“这还差不多。”
 
第二天中午午休的时候,赵林去和平大酒店找雪儿,这几天他心烦意乱地躲了她好几天。
今天心烦病好了,相思病又犯了,于是打算晚上“回家”住,
于是,提前去讨好一下雪儿。
在和平大酒店的休息室,林子找到了雪儿。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烦着的么?
你最好一直烦着,你跟烦着结婚算了”,雪儿面色不悦道。
赵林两个大膀子一张,一把抱住了雪儿,像是恶虎扑食,
紧紧抱着,“撕咬”她的耳朵。
“啊”,雪儿呻吟了一声,“这是在酒店,快放开,让人看见。”
“看不见,我把门关了。”
“你这个坏蛋,现在变坏了,以前都不敢冲我发脾气的。”
“坏蛋想你”,“撕咬”在继续。
“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受不了了,快放开”,雪儿跺了赵林一脚。
赵林放开了雪儿,却没有放走,而是放在了腿上。
“告诉我你吃错什么药了,没见过你这样。”
“烦心事不提也罢,就像是来了例假。”
“呵呵,原来你还真是变态,你到底是男是女呀?”
“是男是女,晚上不就清楚了?”,赵林又要故技重演。
“好了,好了,我错了”,雪儿屈服求饶。
“这么快就承认错误了?”,赵林不依不饶。
“不敢了,不敢了,我有事说。”
“什么事?我给大事花小,小事化了,以免坏了我的好事。”
“哈哈,好了,你先放开,是大事。”
赵林放开了雪儿,大眼瞪小眼看着她,“什么大事?”
“本来,下午下班我要去找你的,你来了正好,你那儿有多少钱?”
“我有多少钱,你还不知道么,怎么,要充公?”
“恩,你没花吧,都拿来。”
“真的假的?你这还没过门呢,就要掌权?”
“你拿不拿?一共一万二。”
“我拿我拿,你要不要写个借条,万一你拿着钱跑了怎么办?”
“跑了你也赚了,俺这大黄花闺女就不值一万二啊,你现在就去拿。”
“现在就拿?赶飞机?”
“我晚上就要用,你现在先把钱取出来,晚上给我。”
“到底是什么事?”
“买房子。”
“买房子?”
“是啊。”
“我有没有听错了?”
“没有,就是买房子。”
“哪儿的房子?”
“就是和平村的,我房东的邻居,你见过的。”
“啊?那个茅草屋?”
“呵呵,什么呀,那是个老人房,人家没盖,租给了拾荒的,拾荒的搭了个棚子而已。”
“那棚子,你买他干吗?”
“你不用管了,给我钱就是了。”
“难道咱俩以后住茅草屋?”
“在这儿能住上茅草屋也就不错了,以后有钱了咱们再盖新房子,至少有个窝了。”
“你可真是高瞻远瞩啊,多少钱?”
“五万。”
“五万?”
“有没有搞错?五万块就买一个茅草屋?五万块都能盖个二层小楼了。”
“你干不干?你不干我找别人。”
“我不干!你疯了。”
“不干,那你走吧,我找别人。”
“找别人?”,大膀子,咬耳朵伺候。
“啊哈哈哈”,她笑的不行,这招对她一向管用,
“看不出你这五大三粗的还这么小胆气。”
“我才一万二,你攥了一万,那两万八从哪儿来?”
“我跟眼镜借了八千,其他的两万一年内付清,人家同意了。”
“你跟眼镜借了八千?”
“是啊,预支你的工资,那个我打了借条。”
“这,你都干的出来?”
“是啊,你要是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反悔?”
“啊哈哈,不敢了。”
“不敢了,还有你不敢的?”
“啊哈哈,啊哈哈哈,不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3-15 20: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第二天,赵林中午又去“骚扰”雪儿,对昨晚的温存依然意犹未尽。
一进休息室,赵林惊呆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赫然发现雪儿和翠儿有说有笑地坐在一起。
“林子,你来了,过来呀,这是我的好姊妹翠儿。
我们俩可是“一见钟情”,
人家都说我们俩长的像亲姊妹,你看看,是不是像极了呀?”
说着,雪儿把脸和翠儿贴在了一起。
“对了,她也是双漠的呢。”
赵林直愣愣地看着翠儿,他何尝不知道她也是双漠的,她身上有几颗痣他都知道。
“翠儿,这是我男朋友,林子。”
空气彷佛在刹那间凝固,雪儿看了看林子灵魂出窍般的眼神,
又看了看翠儿呆滞的目光,彷佛刹那间明白了什么。
“你们认识?”
全场静悄悄,静的都能数自己的心跳。
“不!”,雪儿哭着跑了出去。
赵林没有去追,屋里的两人依然僵僵地对视,如同两具木乃伊。
 
赵林怎么找也找不到雪儿,蜷缩在雪儿的门口,不知所措。
“你是林子吧?”
赵林抬起头,是雪儿的房东,“是,我是。”
“这是雪儿给你的,多好的姑娘,你可别怠慢了人家,
年轻人要知足常乐,知足常乐啊……”,说着老人家回了正屋。
赵林接过纸条,里面就写一句话,
“我回老家一趟,我想爸爸妈妈了,你要好自为之。”
赵林用打火机将纸条点燃,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晚上十点,交接班的时间,琳琳收拾着吧台正在等着赵林前来替班。
只见,赵林左手夹着一箱易拉罐,右手拎着一袋花生米,走进了吧台。
二话不说,打开一个易拉罐就是一饮而尽,然后搁嘴里两个花生米顾自嚼着。
“林子怎么了?”,琳琳问道。
赵林没搭理她,继续喝着闷酒。
“自己喝多没意思,来,我陪你喝”,说着琳琳也打开一罐啤酒。
“你能喝多少?”,琳琳问道。
赵林瞪着她,往嘴里搁了两个花生米,依然没言语,又顾自喝了两口。
“你是男人么,只有懦夫才一个人喝闷酒,你喝一个我喝一个怎么样?”
赵林的眼镜瞪的更大了,一口又把罐中的啤酒喝完,攥成了铁饼搁在吧台上。
“瞪什么眼,不服就比比,你喝一个,我喝两个怎么样?”
说罢,琳琳弯身去拿易拉罐,赵林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弹出中指,指向琳琳那丰硕的屁股。
这时琳琳直起身连抓带捧的搞上来七、八个易拉罐,
“来,是爷们你就喝光这些,我把剩下的喝光,怎么样够姐妹吧?”
此时,赵林伸出的中指还在空中悬着,赶紧一个龟缩收回,搁在鼻子上,假装挖鼻孔。
“喂,你喝不喝,嫌我小看你,就反过来,我喝光这些,你喝光剩下的怎么样?”
说罢,打开一罐捏着鼻子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了。
赵林还是没理她,自己又打开了一个易拉罐。
“喂,你是男人么,绅士一点行么?给美女我也开一罐能累着么?”
赵林瞪着她,给她开了一罐,从瞪第一眼开始,这眼就一直这么瞪着。
“这还差不多,干了”,说罢琳琳又碰了碰赵林的易拉罐,
然后又捏着鼻子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
赵林瞪着她,搁嘴里两个花生米,之后一仰脖子一口喝完。
“这么喝有意思,来我给你开”,说罢琳琳一下打开了两个易拉罐,搁一个在赵林手里。
“干杯”,琳琳还是捏着鼻子一口气喝完。
赵林笑了,今晚上第一次开口,“你为什么喝酒要捏着鼻子?”
“你笨呀,捏着鼻子就闻不到酒味,就不知道喝的是酒,就不知道能喝多少了。”
“哈哈哈哈……”,这捏鼻喝酒比掩耳盗铃要有趣的多。
 
三下五除二,一箱啤酒见了底。
“没喝够是吧,走,咱们出去喝”,说罢,琳琳拉着赵林往外走。
“阿贵,你过来,盯着点。”
“噢,好”,早在一旁看傻了的阿贵应道。
说罢,两人打车而去。
 
第二天,赵林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他一摸头,有点隐隐作痛,他想大概是昨晚喝酒的缘故,
但是他的记忆只是停留在琳琳的客厅里跟琳琳喝酒划拳的情景,
之后就一概不知了。
他看了看旁边,竟然看到琳琳一丝不挂的趴在床垫上,嘴里还打着呼噜。
他吓了一跳,人一下子清醒了,从床上弹跳起来,发现自己竟然也是一丝不挂。
他心惊肉跳、惊惶失措的拉开蚊帐下了床,赶紧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逃出了卧室。
客厅里,昨夜的“酒局”尚在,桌上桌下N个空啤酒瓶,赵林坐在椅子上,挫着头,
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他觉得奇怪的,自己从十五岁进林场就开始喝酒,
从来没喝成过这样,尤其是喝啤酒,从来没喝醉过,喝多少都喝不醉,都不舍得喝。
喝白酒倒是喝醉过几回,但是也不至于喝到失控,都能自个儿跑回家睡觉。
昨晚上这是怎么了,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他突然又想起卧室里的琳琳,
昨晚,他不会干了蠢事吧,他有点后怕起来。
虽然琳琳总是勾引他,但那是不可能的事,他十九,她三十,
他再傻也不可能跟一个阿姨搞“婚外恋”,何况他又有一个漂亮、乖巧的女朋友,雪儿。
虽然雪儿现在生她的气,但是过几天就好了,女人就是这样,他不担心这个。
虽然琳琳也很漂亮,但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她的美是成熟之美,在他眼中,也可以称作阿姨之美,是一种只可远观之美。
嗨,想到哪里去了,他现在要搞明白的是,昨晚到底发生过什么。
他站起身,不小心踢到一个酒瓶,酒瓶应声倒地,却没有碎,咕嘟咕嘟洒了一地。
他低头看了看,顿时醒悟,这是一瓶特制高度洋酒,
琳琳指定是在他的啤酒里搀了洋酒,然后骗他一口喝光。
这时,赵林的手机响了起来,打电话的是眼镜。
“喂,林子,你在哪儿呢?”
“啊,我在外面。”
“你昨晚搞什么,打一晚上电话没人接。”
“噢,我喝醉了。”
“没事吧?”
“没事!”
“没事就好,快点回去,两个店都在等你搭理呢。”
“好,好,我这就回去。”
收起电话,赵林关上门就离开了琳琳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3-15 20: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出租车上,赵林似乎回忆起了点东西。
他想起了喝酒的时候琳琳说她的婚姻是一个失败的婚姻,
她嫁给了一个什么什么部门的领导,比她还大十岁,
结果那个男的性无能,还虐待她,她过的日子悲惨啊什么的。
什么结婚本来就是赌气,结婚一年就离婚,宁肯离了婚一无所有也要离婚什么的。
脑子犹如被搅拌机搅过,乱乱的。
他甚至还想起了和翠儿恩爱的画面,那是一年前的事了,最后一次的疯狂。
以后真是不能和老女人一起喝酒了,省得出意外,
难道他们两个昨晚上喝醉了酒,跳脱衣舞来着?
但愿只是跳跳舞那么简单,他想着。
 
到了二店,他下了出租车,关上了车门,看着出租车远去,他扭头进了二店。
下车的时候他竟然试到腰有点酸,看来跳舞的时间还不短,他调侃道。
 
中午,赵林打了个盹,结果被眼镜叫醒。
“老大,你怎么来了?”
“琳琳姐怎么没来?我打电话也没人接?”
“那谁知道”,他装不知道。
“你不知道?阿贵说,昨晚上你们俩一块喝酒了,喝了一箱不够,又出去喝?
人呢?喝到哪儿去了?”
“那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喝醉了。”
“喝醉了可不是什么借口,你小子,可别打什么坏主意。”
“我有那么坏么?”
“怎么没可能,你小子坏的很快。
我的意思是你要是真看上我老姐,也没什么,其实她很不错”,眼镜压低了声音。
赵林一听,差点吐了。
“老大,您饶了我吧,我可没有恋姐倾向,呃不,恋姨倾向。”
“嘘,小声点,我老姐,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就是老点,你考虑考虑吧。”
说罢,眼镜走了。
赵林有点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考虑的。
一整天,琳琳都没来,害的赵林盯了一天,到了晚上累得不行,跑寝室睡觉去了。
 
第二天,琳琳才按时上班,而且浓妆艳抹的,
抹化的跟白骨精差不多了,是杨贵妃版白骨精。
赵林一看,差点喷了。
“不好看么?”
“好看”,说完他自己都想抽自己嘴巴子。
“好看,就赞美两句听听。”
“哈哈”,他忍不住大笑,
“姐,您饶了我吧,整死了。”
琳琳一把揪住赵林的耳朵,耳语道,“还是你饶了我吧,整死了。”
“我整你了?”
“你说呢?”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喝醉了。”
“好,很好,知道喝醉了就好,后面的事情我会告诉你。”
这时,赵林的手机响了起来,赵林心想来的真是时候,这是哪位救世主啊。
 
赵林赶紧跑出了门,接起了电话,“喂,哪位?”
“林子?”
赵林一颤,“翠儿?”
“是我,你还记得我。”
“化成灰也记得,翠儿,是我对不起你,我……”
“好了,不要说了,晚上十点,海边见”,说罢她扣了电话。
“是谁啊?”,琳琳道。
“你偷听我电话?”
“我才没那个闲心呢,反正你也不会说,晚上你来我家一趟。”
“啊,干什么?”
“干什么?我帮你回顾一下前天晚上的事。”
“不行,今天晚上我有事。”
“什么事?”
“我要见个朋友,改天好么?”
“那好,改天那就明天,反正你是逃不过的。”
“好,明天就明天”,他得过且过。
 
晚上,九点半,赵林早早地来到了海边,
此时大海正值低潮,前方不远处寥寥几个赶海之人点缀着平静的海面,
右前方的石桥上,零星几个乘凉之人正在返家的途中,
赵林则独坐在海滩上,享受着大海的清爽。
其实就算翠儿不找他,他也要找个机会跟她谈谈。
谈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是对不辞而别表示道歉和憧憬以后幸福生活之类的话。
不过他又不知该从何开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事情怎么会发展成今天这样。
正在此时,身后传来脚踩沙石的沙沙声,赵林转过头一看,
正是翠儿,只见她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
赵林急忙站起身,向前迎去。
两个人面对着面,迎着海面荧荧的月光,“翠儿,你还好么?”
赵林赫然发现,翠儿的眼眶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怎么了翠儿?”,赵林试图伸手替她擦拭眼泪。
而翠儿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吧哒吧哒泪如雨下,她的双手疯狂的捶打着赵林。
赵林则纹丝不动,任由她哭泣责打。
直到翠儿打累了、抓累了,依在赵林的怀里抽噎着,赵林才开口说话。
“翠儿,你还好吧。我去大富翁找过你了,有人告诉我你现在是老板的女人,
我也就放心了,跟着老板总归比跟着穷光蛋好。”
说到这儿,翠儿揪着赵林的领子,“咣咣”就是两个耳光。
“你还是男人么,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赵林的脸上留下了十个鲜红的指头印,“我知道,我不该不辞而别,
但我是一个大老爷们,我不能给我爱的女人幸福,我还能做什么?
我只能不辞而别,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跟我吃苦!”
赵林感情的闸门也已洞开,仰面而泣。
“你糊涂啊,糊涂啊,你这个傻瓜,你这个白痴,你糊涂啊……”,
她鬼哭神嚎,哭的一塌糊涂。
“翠儿事已至此,你恨我,打我,骂我,都由着你,只要你过的好,比什么都强。”
“你糊涂啊”,她哭到有气无力。
忽然,她一下解开了自己的连衣裙,裙子瞬间滑落,眼前的翠儿暴露无遗。
“你睁开眼睛看看,你看看!”
赵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迎着淡淡的月光也看的清清楚楚,
翠儿的全身上下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甚至隐约可见几处类似烟头的烫疤。
“这是怎么了?谁把你弄成这样?告诉我,我绝不放过他!”,赵林怒发冲冠。
翠儿没有说话,只是抽噎。
赵林用力晃着翠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林子,你爱我么?”
“我爱!我爱你!”,赵林双膝跪倒在地,抱着翠儿的腿痛哭流涕。
“爱我就不要抛弃我。”
“不,不会了!”,我不会再抛弃你,我发誓。
说着赵林要将连衣裙给翠儿穿上,翠儿阻止了,
“林子,你不懂爱,我不怪你,你我原本就是命苦之人。
但是,你以为有钱就会有幸福,其实不是那样,幸福其实跟钱一点关系都没有。
幸福的前提是爱,而不是钱,因爱而钱才是真正的幸福,因钱而爱就只能是悲剧。”
“别说了,别说了,你告诉我他叫什么,他在哪儿,
在哪儿,我找他算帐,我去找他算帐!”
“其实,不是他,他姓金,是他救了我的命,我是在还债,欠债是要换的。”
“这叫什么还债,这叫虐待,这叫没有人性!”
“我说过了,不是他,我是自愿的。”
“那是谁,那是谁?”
“是谁和你有关系么,你现在有了心爱的人,而那个人不是我。”
“不!翠儿我爱你,我们一起离开这儿,我们从头开始。”
“不可能了,从你弃我而去的时候,就不可能了。
人年轻的时候不懂爱,是可以原谅的,
我其实心里早已经不再怪你,只是见了你还是忍不住,因为我只爱过你,
你不用愧疚,你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任何人的了,我以后要过清净的日子。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错过雪儿,她是个好女孩。
我知道你喜欢她里有我的成分,但是你一定不要忘了,她是她,不是我,
我会永远的消失,没有人愿意做别人的影子,那是很伤人的,请你记住,好么。”
“我记住了,翠儿,我记住了,翠儿,你别干傻事,
只要你过的幸福你要我怎么样都行,但是你一定不要干傻事啊!”
“不会的,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她忍不住又抽噎起来。
“恩。”他们抱头而泣。
“林子,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翠儿在林子的耳边道。
“什么请求?”
“吻我,说你我爱你。”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满月的夜空此时分外明朗。
 
这时候,岸边忽然传来几声急刹车声,
“吱,吱……”,几辆豪华轿车并排停在了路边,晴朗的夜空顿时阴云遮月。
从前后的车上下来十个黑衣男子,
中间的车上下来一位老板模样的男子,额头梳的锃亮,
一颗金灿灿的假牙闪耀着阴险的光芒,他不是别人正是金老板。
只见金老板一挥手七八个黑衣人顿时一哄而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3-15 20: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林赶紧帮翠儿穿好衣服,“你在这儿等我,我一会回来。”
(善田芳音开始)只见那赵林,气沉丹田,怒字当头,挺胸,攥拳,收腹,提臀,蹦腿,
一个箭步蹿了过去,只听是脚带黄沙,“飕,飕,飕,飕”。
一通旋风连环腿,再一看那七八名壮汉,纷纷应声倒地,落荒而逃。
金老板一看,果然了得,一挥手,使出了杀手锏,派出了他的两名贴身保镖。
这两位一看就是身手了得,墨镜一摘,西服一脱,露出了格斗服,
腰间各系一黑带,是活生生一对黑带双煞。
赵林这会儿是横眉怒目,万夫不当,又一个箭步跃上了马路,是直奔金老板而去。
只见黑带双煞迎面就是一个高踢腿也是直奔赵林的命门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赵林是一个后空翻躲过此劫,
他心想这二位腿上功夫了得,就试试这腿风,腿法就不在自己之下,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腿,自己这半年来又疏于练功,看来要想取胜只有智取。
于是他是便打便退,便退便打,
黑带双煞是步步为营,步步紧逼,将赵林又逼到了路边。
双煞是一个高踢腿,一个扫堂腿,赵林卖了一个破绽,一个后空翻,跌下了海滩。
双煞一看机会来了,紧跟着“嗖,嗖”,也跳下了海滩,
赵林心想成了,这就叫引蛇出洞。
这二位腿法七成,拳法三成,下了这海滩腿法就打了对折,
何况赵林是坐镇主场,这地儿他练过,此消彼长,劣势顿时变成了优势。
果不其然,黑带双煞的腿法大大折扣,不得不多使拳法,以己之短攻人所长,
一通围攻,妄图以多吃少,
稳固防守的赵林寻了个破绽,一记转身鞭拳KO了一个黑带。
另一个眼见不妙,试图逃跑,被赵林一个前空翻挡住了去路。
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
另一个穷凶极恶起来,频出狠招,无奈腿法见长的他出招越多破绽越多,
被赵林借力打力,几记重拳放倒,战斗到此结束。(善田芳音结束,掌声喝彩声响起)
放倒了黑带双煞,赵林一看金老板想溜,于是他几个箭步追了上去,
将金老板和翻译堵在车门前。
“你问他,为什么虐待翠儿?”
翻译哆哆嗦嗦开不了口,赵林一个巴掌过去,就是五指扇过一片红。
翻译赶紧原话照翻,得到的回答是翠儿是自愿的,虐待她的不是他,
而是一些官员,他将她作为性贿赂的工具而已。
赵林一把揪过哆哆嗦嗦的金老板,狠的咬牙切齿却又下不了手,
于是又放开了。
“你跟他说,我打他算欺负他,你替我扇他耳光,让他记着怎么做人。”
翻译一听,吓的愈发哆嗦起来,“不,不行……”
“你扇不扇?不扇我就先扇你一百个耳光。”
无奈翻译对着金老板就是一通耳光,之后哇哇大哭。
“快滚,要不是因为翠儿,
今天定让你们筋骨松一松,让你们也知道恶有恶报!”
转瞬间,他们就落荒而逃。
赵林转过身,回去赵翠儿,赫然发现海滩上空无一人,她已不知何时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65

帖子

514

积分

硕士生

积分
514
 楼主| 发表于 2008-3-15 20: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真是时光飞逝,三年一晃而过。
虽然晃的过程有点慢,而且让人倍受煎熬,但终究是晃过来了。
一出监狱大门,赵林惊呆了,警戒线外迎接她出狱的竟然是琳琳,
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抱着三岁大的女儿,她身后还有一辆高级越野车。
 
赵林呆了,傻愣愣的站在那儿。
“来啊,过来啊。”
赵林缓缓地走了过去,放下行礼,抱起了她,
“她真漂亮,她叫什么?”
“跟我姓,叫于水仙,小名小仙女。”
“于水仙?真好听”,看不出她还挺会起名的。
可能是血缘的天性,小姑娘一点也不害怕这个陌生人,
又是搂,又是抱,又是亲,又是笑,很是开心,让赵林也沉浸在快乐之中。
一路上越野车奔驰着,尽是“一家人”的欢声笑语。
“这车是你买的?”
“废话,不是买的,难道我抢的?”
“你就是抢,我也不觉得意外。”
“哈哈,我有了小仙女还缺什么呢,我什么都不缺。这钱还真是抢来的,不过不是我抢的,
而是小仙女抢来的,我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来女儿呗儿一个。”
赵林听的糊涂,“抢了多少钱?”
“800万。”
“赵林有点瞳孔散大,800万?怎么可能,800万你们娘俩拿都拿不动。”
“怎么不好拿,就拿了一张800万。”
赵林越听越糊涂,“到底怎么回事?”
“哈哈,这事我自己有时候都不太相信,但是钱在手上,又不得不信。”
原来,小仙女过一岁生日的时候,琳琳抱着她去定生日蛋糕。
在蛋糕店旁边是一个彩票店,经过彩票店时,
小家伙一把抓住彩票机刚刚吐出的一张机选彩票,死活不放手。
这让在场的大人都很尴尬,琳琳怎么拽也拽不出来这张彩票,而且一拽她就哇哇大哭。
无奈,琳琳说这张她买了,还一个劲的向买主道歉,
结果第二天开奖,已经连续几期轮空的大奖开出了800万,
而这张独中大奖的彩票就是水仙死活拽着的那张。
赵林听后,捧腹大笑,感染的小水仙也眉开眼笑,
“哈哈哈哈,你是该向那个人道歉了,应该好好道歉,
这是天意,天意,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车里的“一家人”笑成了一团。
车子经过石老人海湾别墅的时候,琳琳特意停了停车,摘下了太阳镜,
“那栋最靠近大海的就是咱们家。”
“咱们?”
“是啊,要是哪个姑娘烦了,恼了,抛弃你了,这儿就是你的家。”
“但愿别有那么一天。”
“这很难说,一切皆有可能。”
车子停在辛酉路上,赵林下了车,向她们挥手告别。
 
走在辛酉路上,小别三年,恍如隔世,心头顿时生出一个又一个疑问。
雪儿为什么不来接他?
翠儿去了哪儿?
眼镜他们怎么样了?
走到眼镜蛇网吧二店,他赫然发现这里已经改成女子美容中心,
他马上给眼镜打手机,发现已是空号。
他又立刻跑往雪儿的住处,发现那个小平房住的是别人,
而他们买下的那个茅草屋此时正在翻盖新房,工人们正在上梁,
喊着整齐的口号“一二,一二……”。
赵林懵了,难道雪儿真的弃他而去?他难以置信,他呆若木鸡。
“喂,看什么呢,还不过来帮忙?”
赵林被吓了一跳,发现雪儿正浑身脏兮兮的站在他的头顶上。
“雪儿?”
“怎么,才一个月不去看你,你就不认识我了?”
“你为什么不接我?”
“接什么接,你又不是领导干部,自己不会回来啊。”
“你,你……我以为你跑了呢。”
“往哪儿跑,我要是跑了你还得出去欺骗多少个小妹妹?”
“我这刚出来,你就让我干活?”
“就等着你出来,才上梁的,快来帮师父们一把,他们都是邻居找来的,
都是义工不要工钱的,新房子你亲自上上梁,一是图个吉利,一个全新的开始,
二就是为了让你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道理,以后好好做人。”
“好好,这就来。”
 
原来雪儿搬到了商品里住,这是个商住两用房。
晚上,赵林洗了个澡,累到不行,躺在床上四爪朝天,大喘气。
“年级轻轻,看你就是缺乏锻炼,看来在里面劳动的还是不够”,
雪儿一边说话,一边梳理着头发。
“还不够?真够了!”
“我怎么没看出来?人家街坊邻居都三四十的男人也没累成这样。”
“我怎么知道,他们都是老渔民,好像有的是蛮力……”,他自愧不如。
“你想不想我啊?”,她话题一转。
“想不想?把你关小笼子里三年看你想不想我?”
“我才不想你呢,臭男人。”
“真不想?”他一把抓过她,故技重演。
“啊哈哈,想啊,想啊,我想死你拉……”
 
赵林在辛酉路上开了一家健身武馆,名字就叫林子武馆,由于赵林早已经名声在外,
方圆几十里没有不知其人的,因此武馆的生意甚是火爆,男女老幼皆入会健身。
武馆的旧址竟然就是大富翁夜总会,赵林只是重新装修了一下。
原来,金老板的地下赌场某天来了一位客人,他输光了身上的所有钱,
还欠下了巨额赌债,结果被金老板的手下一顿毒打赶了出去,还没收了他的座驾。
结果此人不一般,他是一位开国元勋的后代,在中央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
他恼羞成怒,说服了“今日焦点”的记者暗访了金老板的非法娱乐场所。
结果,此事一经曝光,在全国引起了轩然大波。
公安部会同文化部和民政部等部门,
将金老板在青岛、大连和其他几大城市的“文化娱乐”场所查了个底儿掉。
非法场所被查封,非法财产被没收,非法人员被逮捕、遣散,
曾经盛极一时的“大富翁夜总会”刹那间震撼收场。
为金老板的黑恶势力提供保护的市领导干部也纷纷落马,毙的毙,缓的缓。
震惊全国的“大富翁夜总会事件”也完美收场。
 
眼镜由于贪得无厌,死性不改,又盲目扩大经营,造成了巨额的债务和成本。
由于网吧的生意日渐平淡,收入逐渐抵不过成本,债务更是赚不回来,
加上电脑每年都在严重贬值,而新电脑每年都在大幅度提升性能,
没钱再更换新电脑的各分店很快就没有了人气,
他破产了,赔了个底儿掉,
连住的地方都没了,衣衫褴褛地站在四方的劳动力自由市场举牌找活干,
由于没有一技之长,砖瓦泥,土木工,一窍不通,干力工还不够力,
时常饥寒交迫,上顿不接下顿,只得时常向琳琳借钱度日。
借钱还不敢借多了,仅够吃饭,因为借多了,指定被他的那些债主们全额扒走。
铁军也回老家种地去了,其他若干人等皆消失地无影无踪。
 
赵林得知了眼镜的事情后,立即将他招至麾下,当起了二把手,
呃,别误会,是负责餐饮的二把手,赵林一直对他的手艺念念不忘,
因此,这叫物尽其用。
铁军也被招回,继续管理机房,不过不是网吧机房,
而是负责管理武馆会员资料的机房,办公室宽敞明亮,电脑也是一台足矣。
值得一提的是小蔡,眼镜遭此磨难,
此尖女子却依然不离不弃,不能不说明眼镜的眼光独到,可惜的是只独到了这一回。
她被安排到了服务部,负责接待事宜,继续发扬尖嘴皮子功夫,这也叫物尽其用。
琳琳则是继续过着疯疯癫癫、幸福快乐的生活。
小蝶看上了老实本分的铁军,两人正交往甚欢。
阿贵和小贾、小范也都闻讯赶来,林子都给他们安排了差事。
 
又到了清明节,赵林又一次拎着烧纸走上了辛酉路,
这条路他已经来来回回地走过不知多少回了。
真是喜怒哀乐全走过,悲欢离合全路过。
 
2005年赵林和雪儿旅行结婚了。
在“去了黄山,天下无山”的黄山脚下,两人一路走的饥渴,
于是找了个地方乘凉,进了院子一看,竟是一个尼姑庵。
既来之,则安之,于是,两人顺便在庵里求了一签。
读签的是一位年轻的尼姑,
“施主所抽乃上上签,多子多富,幸福美满。”
“谢谢,谢谢”,雪儿一个劲地磕头道谢。
赵林瞄了一眼尼姑,眉清目秀的,眉宇间透露着莫名的亲和,
只觉得面熟,却又想不起是谁,还遭到雪儿的白眼,于是乎悻悻而去。
 
一眨眼,蜜月期已过。
林子武馆已经火爆到挤爆门槛的程度,雪儿提议开分店,被林子否决,
理由是,林子就是独一无二的林子,人称林子的就此一家。
结果被斥胆小怕事,林子愣不承认,说这叫谨小慎微,知足常乐。
一年后,雪儿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孩,这可乐坏了赵林,
跑到大海边飞沙走石狂舞一番,他们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噢,对了,赵林给他俩起名叫:赵辛和赵酉。
 
(完)
2008年3月1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京城网 ( 京ICP备05059162号 )

GMT+8, 2022-12-1 01:31

Powered by Discuz! X3.5

Copyright © 2001-2022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